当你不相信爱情时,请看一看他吧

发布时间: 2019-08-07 17:45 
分享到:
最近我发现了一部有趣的纪录片,片名是《奶奶的现代社会指南》,三集的剧集中,制作方邀请了一些老年人来向年轻人们“虚心求教”,积极融入现代社会生活。

于是你会看到一群年逾古稀的老爷爷与老奶奶们一本正经地学起社会青年人的黑话,询问如今的政治正确用语,拜访ins红人,组队打网络游戏,以及种种在他们年轻时不可想象的事情。


这种探索带来了无尽的乐趣和笑料,同时也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视角——即以老年人的眼光来反观现代社会的荒诞。其中一集展现的就是现代人的爱情。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这是木心多年前写下的诗句,然而到了现代社会,社交软件层出不穷,人们也有了无限选择的机会,一生能遇到多少人,取决于指尖的滑动速度。爱情也变得如同速食品一般。


在记录片里,制作方邀请了老年人温斯顿来“参观”年轻人克里斯的一场约会。


温斯顿说起他年轻时的约会,他要挑一套最好看的西装,来接近心仪的女孩,并邀请她跳一支舞。


到了克里斯家,克里斯告诉他,现在年轻人们的约会只要在手机上完成就行,在社交软件上发一些自拍,再动一动手指就可以约到人了。说完还现场展示了一张社交“照骗”的诞生。


随后,温斯顿跟随克里斯来到餐厅,克里斯的约会对象也如约而来,然而两人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一场约会便草草结束。然而大家对此也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的,因为很快就会有下一次。


温斯顿问起克里斯的约会次数,在过去11年里,克里斯通过社会软件有过五百多次约会!然后真正确立下恋爱关系的不过五次。


科技解决了很多问题,但是它能让爱情变得更美好吗?我有些不太确定。放下了手机,我希望能在艺术作品中找到一丝慰藉。幸运的是,在渣男纵横的艺术圈里,我们还有夏加尔,他画出了爱情最美好的模样。

夏加尔与贝拉


在温暖的爱情中度过一生的天才艺术家是极罕见的。夏加尔和贝拉从年少时一见钟情到白头时长相厮守,几乎将自己的自己的全部感情和颜料都给了他挚爱的妻子。在他的画里,爱情单纯而明亮、柔软又充满阳光,这种爱情的力量在他的画布上温柔地流淌、蔓延。


生日


“红,蓝,白,黑如花绽放,我飞离了地面,你一脚点地,飞向天花板,侧转过身,我亦随之一转。”那甜蜜的一吻永恒地留在了这幅经典的画作《生日》里。


夏加尔与贝拉的爱情是典型的穷小子与富家女的故事,夏加尔出身乡下的穷苦人家,而贝拉则来自富裕的犹太珠宝商家庭。贝拉十四岁那年,两人初见,夏加尔在《我的生活》中如此回忆他和贝拉的相遇:一个动人的声音好似从另一个世界飘来。就是她了!“她就是我的妻子”。贝拉,她击中了我的心——她抬起眼睛来——啊,她的眼睛!—— 我也抬起眼睛。我们似乎早已相识,而她对我的一切都十分了解,我的童年、我现在的生活乃至我的未来。与贝拉相视的那一瞬间,日光进入我的窗户,鸽子如雨点降下。

舞蹈

一段30多年的爱情故事就这样拉开了帷幕。1914年,贝拉克服了重重阻力与夏加尔订婚,于是有了这幅《巴黎艾菲尔铁搭的婚礼》。

巴黎艾菲尔铁搭的婚礼


看着这幅画,耳边似乎响起了王若琳的那首《有你的快乐》:“说不出有多么快乐,就好像飞在了外太空。”


温暖和煦的阳光,飞翔的天使,弹奏小提琴的山羊,幸福感充盈着画面。夏加尔最好的作品基本都作于他跟贝拉快乐生活的年代-- 1910至1930年。

蔷薇色的恋人


“只要一打开窗,她就出现在这儿,带来了碧空、爱情与鲜花。从古老的时候起直至今日,她都穿一身白衣白裙或者黑衣黑裙,翱翔于我的画中,照亮我的艺术道路。”

散步

经历了一战,二战,苏俄反犹,夏加尔和贝拉背井离乡,居无定所。在动荡的战争岁月里,他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也更加珍惜着彼此。两颗孤独的灵魂在拥抱中相互取暖。

空中的恋人

1944年,因为战争导致的物资短缺,贝拉意外死于病毒感染。悲伤将夏加尔彻底击溃,他停止了创作。“在我眼前,每件事都变成了黑色。”当他再度提起画笔,只有关于贝拉的回忆呼啸而来。他的画,也从明亮活泼变成了深沉和忧郁。在这沉郁的色彩中,渗透着他对贝拉无尽的思念。

夜歌


Autour d’elle


在夏加尔1944年创作的《Autour d’elle》中,右边的女人是他和贝拉的女儿伊达,伊达流着泪哭泣,而左边的夏加尔自己只能颠倒着看着曾经的回忆。天使照亮着他们念念不忘的,却已然在记忆中模糊的故乡。鸽子点亮了哀悼的蜡烛。右上方的树丛前,是他每日思念的贝拉,她穿着洁白的婚纱,还是和从前一样与他相拥,轻盈地飞翔。


当巴黎解放,夏加尔写了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迫走上悲苦的流亡之路,在这条路上,我失去了我的妻子,我人生的陪伴,我的灵感之源。


往后的日子里,夏加尔回归到平静,继续为贝拉作画。直到九十五岁——此时贝拉已经与他相离40岁——夏加尔还是画出了一副《Artist over Vitebsk》。除了那一半忧郁的蓝,那种甜蜜的色彩又一次地回到了他的画中。也许在人生的末尾,他已经迫不及待地与贝拉再次相遇。在遥远的梦境里,与贝拉再次翩翩起舞,重温着一生一次的爱情的浪漫。


Artist over Vitebsk


在七夕节,愿大家还能相信爱情的美好。也许,一份真挚的爱情真的会让人体会到飞翔。

今日推荐:《夜》——陈春妃(优画网驻站艺术家)


如果不曾相逢

也许 心绪永远不会沉重
如果真的失之交臂
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

一个眼神
便足以让心海 掠过飓风
在贫瘠的土地上
更深地懂得风景

一次远行
便足以憔悴了一颗 羸弱的心
每望一眼秋水微澜
便恨不得 泪水盈盈

死怎能不 从容不迫
爱又怎能 无动于衷
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就是无憾的人生

——汪国真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